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旧版回顾
首 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精品文萃


大小新加坡——只鳞片爪看狮城(一)

【字体: 】【2012-10-7】 【作者/来源 李光宇】 【阅读: 次】 【关 闭

    以其美丽、文明、富足、和谐闻名于世的现代新加坡果然名不虚传。短短十几天的生活和研修经历,使我亲身感受并惊羡于这个既是海岛和城市,又是一个主权国家的那些与众不同之处。
    新加坡共和国名称为Singapore,意思是“狮子城”,国名据说来源于一个古老的传说。虽说这里的自然环境早已不可能有狮子的存在,但著名地标“鱼尾狮”却清楚地表达了这个国家的起源。同时它也昭于人们:新加坡原本只是一个荒凉的小渔村。它之所以能成为亚洲经济体中腾空而起的一条巨龙,多年来在东南亚地区独领风骚,全在于历届政府的励精图治和各族人民的团结奋斗。
    其实新加坡的地理空间是很小的。1965年从马来西亚独立出来以后,即便是历次填海造地使陆地规模逐渐扩大,其国土面积也只有区区710.2平方公里,大概还不到香港的三分之二。在世界地图上,它只是马来半岛最南端一个难以标注国名的小点点。与其国土面积狭小相匹配的是,很多地理指标与中华泱泱大国相比确实微不足道。这个仅有508万人口的岛国,东西长42公里,南北长23公里。被尊为“母亲河”的新加坡河全长只有4公里,最宽处也不过百米左右。除国界四周的汪洋大海之外,国内再无其它河流。那座被称为“山”的武吉知马山,高度也不过166米。最大的游览胜地圣淘沙以500公顷的娇小身躯竟承载着世界度假天堂的重负和美誉。政府大厦门前的“大操场”虽然是经常举办国庆活动的场所,见证了数十年的社会变迁,但满打满算也只有一公顷而已。即便有维多利亚公园从旁帮衬,这个富有政治色彩和象征意义的国家广场在我们国人眼里也还是显得袖珍了些,以至于只能同两次世界大战的纪念碑近距离“相看两不厌”了。另外,新加坡地上地下的各种自然资源和生产生活资料几近空白,国计民生的对外依存度很高。但是,如果你由此认为这个国家多么的微不足道那可就大错特错了。新加坡的“小”只是空间的局促和资源的匮乏。而这些丝毫并没有使新加坡人觉得可怜、自卑和低人一等,也没有捆住他们的手脚。恰恰相反,这种先天不足却激励和鞭策着新加坡冲破“小”的局限,采取国内集约发展、海外“借鸡下蛋”的方式,精彩演绎并成就了至今仍令世界惊叹不已的宏图大业。
    为了克服这种先天不足,新加坡特意在“小”字上做文章,甚至使出了“腾”“挪”的功夫。一出樟宜机场,你就会发现机场大道的中间隔离花带,居然是可移动的。原来交通干道也做了平战两用设计:和平时期鲜花覆盖、美丽温馨;战争来临移花清道,即可起降军机。真可谓节省空间的精妙构思。新开放的滨海湾花园如梦似幻,美不胜收。园内25万株珍稀植物是怎样被安置在两个形似龟壳的玻璃温室内的呢?原来也是采用以高度换宽度的办法使其向空中发展。壮观的擎天大树(Supertrees)由18株凤梨科植物、蕨类植物和热带花卉攀缘植物层层向上装扮出25—50米高的冠状巨树,相当于一个个垂直而立的空中花园,占地不多生态性和观赏性却极佳。美丽的“花穹”(Flower Dome)也是如此章法,层层叠叠的各类奇花异草错落有致地垒成了一座“花果山”,在玻璃冷室中模拟的热带山地冷湿和地中海的冷干气候中生长繁茂,花样之繁多让人目不遐接,留连忘返。就连NYP学院几十个大讲堂也都被设计成仰角达六七十度的阶梯布局。一连十二排坐席很陡峭地向上排列,在纵深不足二十米的空间里居然安装了两百多个座位,到后排入座的人简直就像爬山。真让人惊叹校方居然有这种奇思妙想!
    集约创办工业园区以节省各种资源并提高经济效率,也是新加坡政府的得意之作。该国国内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至今已建成大小三十多个工业园区,以八千多公顷土地吸纳了七千多家跨国公司落户,对GDP的直接贡献率高达25%,雇佣了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劳动力。由于小小的裕廊岛已经不能满足工业扩张的需要,新加坡经济也在政府主导下,主动向海外拓展空间。继苏州的新加坡工业园被成功开发后,相同的模式开始在地大物博的中国大陆成功复制,无锡、沈阳、南通、成都、怀化、郑州、滁州、连云港以及邻近国家的新加坡经济园和合作项目接踵而至。这些园区均采取合作方式建设,有效地突破了其地域限制,扩展了新加坡的经济发展空间。一系列以小搏大的战略举措,收到了明显的成功:以经济方式成功“开疆拓土”和高效利用稀缺资源,使其劳动生产率和综合国力大幅度提高。这个看似不起眼的小国家人均GDP竟然达到四万多美元,位居发达国家前列。教育普及率超过96%;失业率低至2.2%;人均寿命高达81.8岁。政府为82%的国民提供了公共组屋,有效地解决了困扰多国政府的“学有所教、病有所医、老有所养、住有所居|”的世界级难题。看,善于在“小”字上做文章,“小”也就变成了“大”、变成了“强”,甚至成了“精”
    在国防和外交方面也是异曲同工,敢于并善于以小博大。每年初夏,全世界20多个国家的国防和军政高官都会飞赴新加坡,参加的是“亚洲安全峰会”。这就是著名的“香格里拉对话“。据华媒报道,借助这样的大型多边论坛,新加坡成功跳脱“小国无外交”的“定律”,甚至做到了“小国大外交”。借助这个平台,新澳两国防长今年六月初成功签订扩展军事合作的协议。从而使新加坡空军将能继续在澳大利亚昆士兰州的奥基(Oakey)陆军飞行中心进行训练。也是利用其长期形成的特殊外交地位,新加坡不仅充当了平台,有时甚至直接扮演了大国之间的“传话”角色。如在美苏争霸的冷战时期,在中美关系一度陷于僵局期,在中国海峡两岸关系史上具有破冰意义的“汪辜会谈”问题上,新加坡都曾起到过历史性的作用。

鱼尾狮

城市布局紧凑

 

上一篇大美新加坡——只鳞片爪看狮城(二)  |  下一篇哈佛成功靠产品
Copyright © 2002-2009 阜阳职业技术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阜阳市阜南路465号 邮编:236031 联系电话:0558-2181325 传真:0558-2181580
网站制作维护:网络中心| 皖ICP备080034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