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首 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精品文萃


农民工的车站

【字体: 】【2015/4/21】 【作者/来源 李光宇】 【阅读: 次】 【关 闭
这是候车室里
一眼就能辨认的一群:
拖家带口,
蓬头垢面,
飞雪染双鬓。
劣质的香烟,
似乎永远粘在
总是皴裂的口唇。
黧黑的脸上,
写满憔悴,
布满沧桑,
堆满岁月
一刀一刀刻出的皱纹。
结伴而行的姑娘姐妹,
也许是第一次要出远门。
新潮的眉眼,
显摆的衣裙,
就像春风里
招展抖颤的花枝,
嬉闹二月料峭的早春。
但那水灵灵的双眸,
分明忽闪着
一丝丝稍纵即逝的
困惑和犹疑:
发梢不经意间
在手指上绕来缠去,
时不时总要抻一抻
无需再整理的衣襟。
一次又一次
把目光悄悄投向
遥远而又空旷的天际。
也把些许的不安,
莫名的冲动和忐忑,
欲言又止的慌乱,
故作镇静的警惕,
一起揉进那
一双双左顾右盼的眼神儿。
 
这是站前广场
席地而坐的
黑压压的一支大军:
人流如潮,
万头攒动。
熙熙攘攘,
吐雾吞云。
背着搂着的编织袋里,
永远装满了
疲惫和艰辛。
初出茅庐的小伙儿,
言语中总缺少
前辈的老道与深沉。
嗓音虽已开始沙哑,
举止却还透着稚嫩。
犹如初生的牛犊,
    好斗的公鸡,
不管天高地厚,
义无反顾地
扑向围栏外面
那个海阔天空的梦里乾坤。
男女老少,
南来北往,
无论东西,
把千里闯荡
只当作一次平常的赶集。
张口闭口吐出的
都是同一句泥巴味儿的乡音:
“出门儿!”
“出门儿!”
 
出门儿,出门儿,
不要回头,
可别流泪。
权且把久别之后的重逢,
当作一次刻骨铭心的
初恋与新婚。
仿佛这从冬到春,
也就是短暂的一瞬。
出门儿,出门儿,
把鸡鸭鱼塘
  猪羊儿孙
  对家的留恋与牵挂,
一股脑儿地
都撂给老迈体衰的父母双亲。
出门儿,出门儿,
不能让甜腻的年味儿醉倒,
不能把醇厚的亲情
过多体味过度重温。
出门儿,出门儿,
躁动的心已无法平静,
不能再围坐火塘安享天伦。
不再把父辈的枯燥生活,
固守得一成不变
一往情深。
出门儿,出门儿,
能去公司上班儿工作,
也算换个活法过把儿瘾。
到点儿就能上食堂里吃饭,
再不用忍受
一日三餐火燎烟熏。
出门儿,出门儿,
不再让“农村”“农民”
烙印咱一成不变的身份。
出门儿,出门儿,
不再让黄土地,
染色下一辈儿的基因。
出门儿,出门儿,
不再让“打牛腿”的日子
永远定格成
世代相传的生存。
出门儿,出门儿
快放下刚刚挣回的
那点儿散金碎银。
那只是新楼房奠基的
第一道圈梁,
承重的墙根儿。
还得挣出——
挣出儿子的学费
闺女嗷嗷待哺的奶粉。
出门儿,出门儿,
都因为过去的一年,
往银行卡里
装得太多太沉。
都因为异乡的打拼,
已经演绎成
让人热血沸腾的新闻。
都因为年薪百万的打工皇帝
每年都成了
市长县长座谈会上
必不可少的特邀嘉宾。
出门儿,出门儿,
出门儿也许
少不了风吹雨打,
摔几个跟头
走得并不咋平稳。
宁愿碰得头破血流,
也要改写那个
土里刨食的祖训;
哪怕摔得鼻青脸肿,
也不能再沿袭,
古往今来
世代相传的谨慎。
出门儿,出门儿,
出门儿去闯荡,
先打破过时的规则和标准
把“不敢”抛到脑后,
用“不怕”呐喊助阵。
“父母在,不远游”,
那只是小农社会的遵循。
快把乡愁装进行囊,
把脆弱铸成坚忍,
为人生岁月
刻画出一圈儿
全新的年轮。
出门儿,出门儿,
收拾好启程的琐碎,
捎带上无法丢弃的
万般牵挂一缕乡魂,
出门儿去安排自己的命运。
这是何等的纠结与无奈,
一撒手就是天各一方,
就像无边的银河,
偏要把牛郎织女一水两分;
这是何等的壮观与雄浑,
一如非洲草原上
逐草动物的迁徙,
排山倒海般
卷起惊天动地的风尘。
 
这是一座真正的车站,
现在变成了
名副其实的
农民工的天下。
而值班员和站长,
却成了可有可无的外人。
这是一年一度
别开生面的盛会。
没有人专门组织,
没有送行的鲜花和香槟。
当然也没有
聚光灯下
主持人和领导
慷慨激昂的高谈阔论。
三个一伙儿,
五人一群儿,
源源不断地
汇合成锻造城市
势不可挡的铁流滚滚。
汗水和泪水,
徘徊与兴奋,
同时在这里交集;
羡慕和追寻,
成熟与天真,
共用一个新的身份。
幻想和梦想,
朝着车头校正的方向飞奔。
起点与中点,
都和闪亮的铁轨
一起延伸、延伸……
上一篇没有新闻了  |  下一篇在党的群众路线教育实践活动总结大会上的讲话
Copyright © 2002-2013 阜阳职业技术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阜阳市阜南路465号 邮编:236031 联系电话:0558-2181325 传真:0558-2181580
网站制作维护:网络中心| 皖ICP备080034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