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首 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精品文萃


组诗
【字体: 】【2016/2/26】 【作者/来源 李光宇】 【阅读: 次】 【关 闭
           年
 
“年”,一个莫名其妙的名字!
你很难说清它原始的内涵。
古人说,“年”是除害的神仙,
除夕,就是要用炸响的鞭炮
把吃人的凶猛怪兽驱赶。
过年过的是祥和幸福平安,
还要拜请威武的门神看家护院。
今人说,“年”是中国式的圣诞,
意味着普天同庆阖家团圆,
是一年一度最温馨的场面
最隆重的盛典。
科学家说,“年”无关吉凶祸福,
并不需要张牙舞爪的龙虎护佑,
也不用劳驾哼哈二将吹胡子瞪眼。
其实它并不神秘一点儿也不稀罕,
只能算是十二个月里最普通的一天。
“年”是流逝时光的一个刻度,
是没有一丝儿温度的日子,
一段不能歇歇脚喘口气儿
在斗转星移中稍纵即逝的时间。
 
但在孩子们眼里,“年”,
总是一个令人神往的字眼儿。
无论今古,无论贫富,
无论天涯海角塞北江南
过年,都是最最快乐的节日,
家家都会把喜庆装得盆满钵满。
尽情地放纵一下天性
和绷得发疼的神经,呼朋引伴
挥霍掉所有的顽劣童趣,
去换取儿时越来越珍稀的消遣。
而所有的妈妈也期盼过年。
虽然岁岁年年花相似,
但性急的青春总会越走越远。
岁月的年轮催生了眼角的皱纹,
浓妆艳抹,遮不住褪色的红颜。
齿摇发稀,如箭的光阴
摧残了女儿家原本细弱的腰杆。
她太在乎亲情的浓淡,
不能让终日忙碌的生活
把放置已久的感情晾干。
她乐意为全家操办,
操办天南地北的年货
尽力填补所有的心灵亏欠。
还要为孩子们置办新衣,
借机亲一亲油光发亮的小脸儿。
她忙里忙外上下打点,
让柔情蜜意在家族中流连。
她要让母爱无拘无束发酵,
让贤淑和温婉
来一次洪水般地泛滥,
把家园永远定格成
最令人向往的港湾!
 
如今,“年”已经成为一个
无可替代无法复制的概念。
再大的事业再多的金钱,
也很难把回家过年的脚步阻拦。
吃了腊八饭就把年来办。
四面八方正涌起春潮,
过年,赶快回家过年,
把成功和失意沮丧和浪漫,
统统融入年话的家长里短。
车轮和时间赛跑,
一颗归心似箭。
流星般急匆匆
只把年的脚步追赶。
过年,过年,过年……
过年品尝的是父爱的博大
母爱的无私亲情的麻辣香甜。
过年,过年,过年……
把天伦之乐演绎成:
妈妈的唠叨爸爸的酒饭
父慈子孝夫妻恩爱
子孙满堂膝下承欢。
让奔跑的神经松弛,
为饥渴的精神解馋!
用煎炸烹煮弹唱吹拉
龙舟社火迎春的喜联,
荟萃出一个笑语盈盈
如花似玉欢天喜地的新猴年!
 
 
 
    回 
 
无论多么遥远
几多惆怅,
这一生,义无反顾,
我们都走在
——回家的路上。
怀揣按捺不住的欣喜,
带着情不自禁的渴望,
一辈子,思念的时针,
始终都朝着一个方向。
就像,水流千里归大海,
大海就是它的朝思暮想;
就像,葵花朵朵向太阳,
太阳,就是它——
永远不变的向往。
回家的路途很拥挤,
拥挤也无法
把滚滚铁流阻挡;
回家的路途很艰辛,
艰辛只能激发出
更加亢奋的力量!
 
 
 
      暖 
 
家是世界上最温暖的地方,
暖暖的家只把和睦恩爱收藏。
自从呱呱坠地,降生在
一个被称作“家”的地方,
此生即便你浪迹天涯远涉重洋,
亲情的绿洲都永远不会被撂荒。
毕竟是血浓于水,
家是你真情的记挂;
打断骨头连着筋,
家是你无法割舍的念想。
家是遮风挡雨的圣殿,
家是远赴他乡的行囊。
家是休憩回归的基地,
家是重鼓阳帆的母港。
家是日思夜想的贤妻,
家是不知疲倦的爹娘。
家是佳人们翘首以盼的妆楼,
家是才子们诗意咏叹的梦乡。
家是冬夜里烧红的炭火,
家是暑热中晨风的清爽;
家是三月里醉人的春意,
家是秋阳下飘散的稻香。
家是漂泊儿女茕茕孑立的惆怅,
家是孤巢父母形影相吊的守望。
家是疗治心灵创伤的神药,
是滋养精神荒园的一碗鸡汤;
家是绝处求生的一根稻草,
有家的牵绊就能奋发图强!
出门时,家是灵魂的皈依,
思乡时,家是香甜的酒酿。
孤独时,家是深情的呼唤,
落魄时,家是宽厚的胸膛。
无助时,家是老父有力的双臂,
失意时,家是母爱无边的慈祥。
成功时,家是欢乐的共享,
困顿时,家是幸福的温床。
旅途中,家是牵挂的彼岸,
蜜月里,家是多情的新娘。
孤枕难眠时,家是
——举案齐眉妇随夫唱,
迷雾重重时,家是
——花好月圆风清日朗。
疲惫时,家是温馨和舒畅,
烦闷时,家是轻松和释放。
受伤时,家能梳理零乱的羽毛,
充电后,家会送你去扬帆远航。
家是柴米油盐酱醋茶,
能把衣食住行一日三餐安放;
家是仁义温良恭俭让,
呵护你一生一世到地老天荒。
家是北斗,无论天南地北,
千里万里唤回迷途的羔羊;
家是港湾,无关卑贱高尚,
能抛锚驻泊就是真正的天堂。
家是打工妈妈最揪心的牵挂,
望眼欲穿,也只能——
让娃儿们留守在大山的身旁;
家是谋生爸爸最无奈的叹息,
抛妻别子,谁能料——
何时归家抚平心中结痂的硬伤。
无论古今,家都是亲人团圆的地方,
但团聚后的分离更叫人心挂两肠。
无论贫富,家都是重新出发的地方,
每一次远行都难舍难分难忍清泪两行;
家是拥别也是放飞的地方,
只是相拥的路越走越远,
放飞的门槛总是向家外延长。
家是终生的身心寄托,
家是无尽的思念向往。
从来是儿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
是家就没有人情冷暖世态炎凉。
哪怕是岁月巨变海天沧桑,
穷家富家都依然是一块磁石,
把一家老小聚在一起唠家常。
自古道家和万事兴家兴赖家风,
哪怕是家徒四壁的穷乡僻壤,
家和也强似异国他乡的莺歌燕舞,
家兴能胜过海市蜃楼的金碧辉煌。
家是根,树高千丈
也离不开根的营养,
家是爱,去家万里
也能感受那炽热的目光。
暖暖的家是一种巨大的无形力量,
正召唤着她那天南地北的儿郎:
妈妈盆中的炭火越烧越旺,
爸爸坛里的醪糟醇香芬芳;
妹妹迎春的红烛已经点亮,
弟弟欢乐的锣鼓开始敲响。
亿万游子,四面八方,
赶家的路上浩浩荡荡。
浩浩荡荡,铁流滚滚,              【注】
宛如非洲草原上
兽群追逐水草的疯狂,
一波追着一波
一浪高过一浪。
沿着既定的路线
都朝着家的方向,
像春潮般汹涌奔流势不可挡!
 
注:每逢春节,全国返乡过节人数激增,以至年年春运陆海空各种交通极度拥堵。凡是时,辽阔的祖国大地上铁流滚滚浩浩荡荡。又见官媒近期连发消息:一年一度春运时,数以亿计的人口在短时间内启动跨区域“大迁徙”,这就是中国文化传统——“年”和“家”的力量。而作为春运人潮中一道最独特的风景线, 数十万珠三角农民工冒着刺骨寒风和漫天雨雪骑着摩托车返回内地家乡过年,来回跋涉上千公里,场景蔚为壮观,被称作“铁骑大军”和“摩托大军”。“摩托大军”拖家带口、结伴而行,长途跋涉、风雨无阻,最远的去往四川,需七天七夜才能回到家中。而暖暖的家和情则是铁骑大军们在冰天雪地里返乡路上心中最醒目的方向标。
 
 
 
    别 
 
无论多么难以割舍
几多情殇,
这一生,风雨兼程,
我们总走在
——离家的路上。
噙住满眼——
就要滚落的泪水,
硬下一副——
铁石般的柔肠;
咽下几声——
即将崩溃的哽咽,
扭过一个——
不忍卒读的脸庞。
咬咬牙扔下——
蹒跚学步的幼子,
狠狠心撒手——
拉住不放的老娘;
叹口气接过——
洗了又缝的衣被,
挥挥手抛别——
牵肠挂肚的故乡。
让悲催的热泪
只在眼眶中打转,
把满腔的热血
封闭到宽厚的胸膛。
人心都是肉长
并不缺少儿女情长,
是汉子就要有
铁肩和担当!
正是读懂了——
你的殷殷叮嘱盈盈泪光,
才要把一颗心留下,
让我的心在家里
你的心在远方!
上一篇没有新闻了  |  下一篇泡 桐 谣
Copyright © 2002-2015 阜阳职业技术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阜阳市阜南路465号 邮编:236031 联系电话:0558-2181325 传真:0558-2181580
网站制作维护:网络中心| 皖ICP备0800348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