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简体   中文繁体  
首 页 > 新闻中心 > 专题专栏 > 精品文萃


诗 坛 宣 言

【字体: 】【2016/9/23】 【作者/来源 李光宇】 【阅读: 次】 【关 闭
很久很久以前,
垓下的四面楚歌,
弥漫成思乡的
忧伤和悲催。
竟能让西楚的将士
仿佛在一瞬间
就瓦解了斗志。
不由自主地
放下了手中的武器。
一代枭雄穷途末路
回天乏力痛戳心扉,
在绝望中彻底崩溃。
空辜负——
“力拔山兮气盖世”,
也只能——
两军阵前
英雄美人,
把千古遗恨
都演绎成一出
凄绝悲壮的
“霸王别姬”。
很久很久以前,
柳永的花间歌词
把帝都的繁华写尽。
钱塘的十里桃花
三秋桂子,
让多少英主豪杰
跃跃欲试
垂涎三尺。
完颜亮誓言
“投鞭渡江
立马吴山”,
大金六十万铁骑
一路摧枯拉朽
风卷残云,
在莽莽大平原上
激荡起席卷
江南半壁的
刀光剑影漫天风尘。
不用追踪溯源
到《诗经》里去找寻
最古老的信息。
也不必远涉烽火边关,
观赏“长河落日圆”
“大漠孤烟直”。
浩浩荡荡的历史长河,
流淌着太多——
太多的苍凉悲壮
浪漫豪放;
泱泱大国的诗海里,
激荡起无限——
无限的诗情氤氲
画意壮丽。
魏晋风度
浪漫唐宋
歌诗曲辞,
创造出中国诗词
璀璨的浩瀚星空;
阳刚与阴柔
个人与时代
朱门与流民
鞣制成诗词中国
独一无二的文明奇迹。
李太白“飞扬跋扈”,
“仰天大笑出门去”
——目空一切;
杜子美布衣诗史,
“安得广厦千万间”
——情系庶黎。
苏东坡高唱
“大江东去”,把
“千古英雄”看遍。
仍不忘咏叹西湖
“淡妆浓抹总相宜”。
欧阳修去意已决不留恋
“金堂玉马”当学士,
情有独钟却流连
“平湖十里碧琉璃”。
从此“买田清颍上,
与子相伴把锄犁”。
再不忍颍人翘首
海棠顾盼,
双双都恨“我来迟”!
林和靖只顾在
“暗香浮动”中沉迷,
一生中钟情于
以鹤当子以梅为妻。
柳七郎陶醉在
“杨柳岸晓风残月”,
可料到后世的唐伯虎
“秋月融融照佛寺”;
可曾问前朝的白居易
“谁家春燕啄春泥”?
 杜牧之失意中随意:
“春风十里扬州路”
“落魄江湖载酒行”;
醒来时却反躬嗟叹:
“十年一觉扬州梦
赢得青楼薄幸名”,
恍惚间捶胸顿足
追悔莫及。
颜真卿先学劝后学:
“三更灯火五更鸡
正是男儿立志时”;
千叮咛婆心苦口:
“黑发不知勤学早
白首方悔读书迟”,
 万嘱咐金玉良言
鞭辟入里。
孟浩然临洞庭
感受“气蒸云梦泽,
波撼岳阳城”;
王摩诘到农家
直面“田夫荷锄至”,
“蚕眠桑叶稀”。
杨万里和王建,
各自把娇嫩的小荷
写进清幽的西湖
微缩的小池。
让殷勤的蜻蜓,
纵情地戏赏——
“映日荷花别样红”;
让多情的诗人,
由衷地倾倒——
“接天莲叶无穷碧”。
 
 
诗是离骚
诗是楚辞
诗是汉赋,
源远流长
一脉相承;
诗是唐诗
诗是元曲
诗是宋词,
精彩纷呈
美奂美轮。
从南国红豆
到枝上莺啼,
婉约和温情
柔情似水;
从金戈铁马
到书画琴棋,
豪放和粗犷
回肠荡气。
屈大夫泣血吟颂
骚体辞赋横空出世:
忠肝义胆满腹忧愤
炽热酣畅直抒胸臆。
以伟大的生命绝响
为爱国主义招魂呐喊;
用不屈的精神写照
为浪漫主义诗歌奠基。
陶县令寄情世外
隐逸南山采菊东篱:
不为五斗米折腰
不向权贵卑躬屈膝。
归去来兮写悠然
渔樵耕读乐隐居,
为田园诗开宗立派
让桃花源独树一帜。
“枕上潜垂泪,
花间暗断肠”,
“慈母手中线,
游子身上衣”;
“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
“举头红日近,
   回首白云低”;
“癫狂柳絮随风舞”,
“黄四娘家花满蹊”;
“江东弟子多才俊”,
“卷土重来未可知”。
“童孙未解供耕织”
“稚子敲针作钓钩”,
“兴味萧然似野僧”
“一事无成两鬓丝”。
从女神李清照的
“生当作人杰,
死亦为鬼雄”,
到男神辛弃疾的
“醉里挑灯看剑,
八百里分麾下炙”。
从七步成诗曹子建
  忧国忧民陆放翁,
到扫眉才子薛校书
  才华横溢鱼玄机。
多少花好月圆
在诗中被浅吟低唱;
多少妆楼颙望
在梦中幻化成希冀。
多少边塞鼓角
奏出雄浑豪迈;
多少怨女旷夫
渴盼铸剑为犁。
诗仙诗圣,
“笔落惊风雨
诗成泣鬼神;
诗奴诗祖,
月下苦推敲
泽畔复行吟。
五千年的沧桑巨变,
诗是永不磨灭的萃取:
打磨出诗的图腾
      诗的崇拜;
五千年的时序更替,
诗是刻骨铭心的记忆:
塑造成诗的国度
诗的气质;
五千年的融合迁徙,
诗是永不褪色的印迹:
孕育了诗的魂魄
诗的英姿!
诗就是生活,
诗就是学问;
诗就是人伦,
诗就是政治;
诗就是现实,
诗就是历史。
诗是源远流长的巨川,
诗是无处不在的空气;
诗是精神成长的营养素,
诗是气质涵养的催化剂。
诗就是中国,
一轴诗词长卷
展开千里万里,
还在书写着续集;
中国就是诗,
一篇鸿篇巨制
写了千载百代,
始终也不曾停笔。
诗词中国
中国诗词,
一部写也写不完
    唱也唱不厌
    品也品不够
看也看不尽,
恢弘而又隽永的
中华叙事史诗。
 
真正的诗,
高高在上
 一尘不染
不俗不俚。
尊贵与典雅
真情同睿智
才情和学识,
连同洁身自好
不亢不卑,
历来都是诗
与生俱来的身份。
“发乎情”:
“根情、苗言
华声、实义”,
“可以兴
可以观,
可以怨,
可以群”;
“止乎礼义”:
可以幽默,
但不可以猥琐;
可以讽喻,
却不可以谩骂;
可以戏谑,
切不可趣味低级;
可以劝慰,
却不能像那
任性的王婆,
动辄撒泼
跳脚
打滚,
疯疯癫癫
歇斯底里。
或者通篇上下
滥发牢骚,
字里行间
写满颓废。
把传播负能量,
看成不同凡响的潮流
顾影自怜沾沾自喜;
把擅写假恶丑,
当作标新立异
吸引眼球的猎奇。
在市井的聒噪声中,
找寻自以为是的那一点
可怜而又可悲的价值。
看那寥落的晨星
    稀疏的竹篱,
    迷眼的乱花
    疾驰的马蹄;
赏那流泻的清泉
飞响的鸣镝,
排云的银鹤
扑棱的黄鹂。
我们全部的生活
就该是一首又一首
优美而又凝练的诗。
“一封朝奏九重天,
夕贬潮州路八千”。
“荷尽已无擎雨盖,
菊残犹有傲霜枝。
一年好景君须记,
最是橙黄橘绿时”。
                                                       即便是不如意的人生
也可以淬炼出
高山仰止般
思想和灵魂的高贵。
博大精深的华夏文明
枝丰叶茂、繁花似锦,
孕育了中华神州
灿若云汉的人文巨匠
诗天歌地!
 
有人说——
真正的诗,
可以是炸弹,
也可以是旗帜!
真正的诗,
是真理制成的
火药和子弹,
能把假恶丑
一枪击毙。
真正的诗,
是心血染成的
一面鲜艳红旗。
旌旗猎猎就能把
前进的方向,
明确标识
正确指引。
真正的诗,
是真情谱写的
动人旋律,
可以陶冶性情
使心灵净化,
能让境界不断升华
感情得到慰藉。
有人说——
这是个内心世界
空前荒芜繁杂
缺锌缺钙的
虚弱贫困时期。
荒诞不经的丑角儿,
肆无忌惮盘踞在
芸芸众生的视野
霸占着审美的剧情中心。
诗和歌轻如鸿毛
在现代文明园地里
早就已经退居末位
不值一提。
和平时代莺歌燕舞,
不稀罕诗的理性
诗的批评
诗的抨击,
只需要诗的歌颂
诗的吹捧
诗的粉饰。
有人说——
这是个艺术繁荣
前无古人的丰饶年代。
歌和诗轻而易举就被
挤出了应有的位置。
绚丽的搞笑舞台
喧嚣的网络游戏,
任性颠覆传统
胆大妄为
把真善美恣意非礼。
令人眼花缭乱的
一幕幕荒唐闹剧,
如同转动的万花筒
充满了魔幻般的磁力。
吸引了大众的眼球
麻木了人们的神经
瓦解了曾经的战士,
乱哄哄淹没了
报刊上那一行行
僵硬而又冰冷的铅字。
有人说诗言志,
有人说诗似谜;
有人说“诗缘情”,
有人说诗有趣;
有人说诗朦胧,
有人说诗艰深;
有人说诗蓬勃,
有人说诗疲惫。
有人说——
高雅的生活得有诗,
要是三天离开诗
顿顿吃肉也嫌弃。
有人说——
高尚的人格就是诗,
可咏可叹可礼赞
可圈可点可攀比。
有人说:诗在淡出
诗魂已死,
“艺术女王”还能否
在物质焦虑中,
焕发出魅力四射
永不疲软的勃勃生机?
有人说,诗未亡,
诗在觉醒诗在重生。
民族深情的土壤里,
仍然埋藏着诗词的基因
萌发着诗歌的种籽。
涅槃后的凤凰
更加赏心悦目,
必将释放出无比辉煌
永不褪色的生命壮丽
 
我要说——
诗的美誉
古今当之无愧,
诗的桂冠
依然理当世袭,
诗的精髓
世代薪火传递,
诗的功能
实在无法代替:
面对丑恶,
诗是匕首
诗是投枪
诗是号角
诗是鄙夷
诗是批判和唾弃;
面对美善,
诗是礼遇
诗是诠释
诗是赞赏
诗是展示
诗是弘扬和激励。
诗是文艺舞台中
最奔放的游侠铁骑;
诗是文学领域里
最潇洒的速递快寄;
诗是文化战场上
最高效的轻便武器;
诗是歪风横行时
最幽默的辛辣讽刺。
诗是曼妙的风景,
如同缪斯王冠上缀满
璀璨夺目的钻石;
诗是心境的守望者,
“有灵魂的人,
可以在诗中找到自己”。
诗是心灵鸡汤,
诗是爱抚宽慰;
诗是春夏秋冬,
诗是忧乐苦悲;
诗是离愁别恨,
诗是旷夫怨女;
诗是月圆花好,
诗是俊朗飘逸;
诗是一见钟情,
诗是九死不悔;
诗是激浊扬清,
诗是扶正补益;
诗是歌功颂德,
诗是兴利除弊。
诗是旷达淋漓,
能唱出“气吞万里”的
壮怀激烈
高歌豪放;
诗是绵绵情思,
也适合“吴侬软语”的
卿卿我我
浅唱低吟。
但诗自有诗的逻辑。
诗意弦歌要表达:
山河的妩媚
心地的高洁
胸怀的宽广深邃;
诗的形式要讲究:
语言的提炼
句读的搭配
吟诵的顿挫仰抑。
诗的魅力要显示:
诗的境界
诗的道义;
诗的格调
诗的文品;
诗的神采
诗的正气。
诗要灭邪欲,
聚人魂;
诗要合人性,
美人伦;
诗要斥邪恶,
歌正道;
诗要鄙浮华
戒奢靡。
诗要颂扬光明
崇尚真理,
让公正与良知
阳光普照
吐气扬眉;
诗要讨伐虚伪
驱除丑陋,
让邪恶与欺诈
遭受良心和道德的
双重拷问
无情鞭笞。
诗要展露风骨
导向至真至善,
诗要展示风雅
表现至美至纯。
诗要让这个世界
花香四溢充满温馨;
诗要让人的内心
山明水秀四季如春。
诗要打开
智慧的闸门,
让混沌迷茫
如玉宇澄澈;
让无知蒙昧
似茅塞开启。
诗要祭出
清空的利器,
把萎靡的诗风
如横扫落叶一般
一股脑儿刷新。
让瘴气乌烟
浊水污泥,
像摧枯拉朽一样
毫不留情地
受到清洗和荡涤。
重新还给诗坛一个,
崇高圣洁风清气正
诗意盎然的朗朗乾坤。
 
曾几何时,君不见:
诗的原野满目疮痍,
诗的舞台光怪陆离,
诗的果实良莠不齐,
诗的形象干瘪萎靡。
神圣的诗坛上
充斥着喧嚣和怪异;
读者的视野里
出现了阴风和魑魅;
明媚的春光中
掺杂进虚假和暴戾。
但晦涩阴暗称不上诗,
是一具具脱水的皮囊
风干的僵尸;
龌龊和裸露不是诗,
是一堆堆抛洒的废料
肮脏的垃圾。
诗可以逢迎天子
      嘲弄权臣,
 诗可以粉饰土豪
歌咏盛世;
却不能屈尊纡贵
      低眉顺眼,
 却不能卖笑买春
不顾廉耻。
诗可以渲染恩爱
用情闺帷,
却不能追求卖相
赤色眯眯袒胸露怀
刻意展览下半身。
为了庸俗的喝彩
无聊的点赞,
不惜脱去外套
让春光乍泄;
还要赤身裸体
一把扯掉遮羞的内衣。
诗人可以宣泄情绪,
却不能把拉撒之物
任性地排泄诗坛,
让丑类群魔乱舞
玷污神圣的诗歌女神。
诗神天生有洁癖,
晶莹的眸子里
难容灰尘和砂砾。
就像圣洁的宫殿里
容不下血腥和污秽。
诗的园地正大光明
百花齐放,
万不该瘴气乌烟
一片狼藉;
诗的土壤沃野千里
芳香四溢,
绝不能土质退化
板结贫瘠。
偶尔的灯红酒绿
纸醉金迷
形销骨立,
只当是逢场作戏
白玉有瑕
      差强人意。
但赤裸裸的金钱
霸道得横行无忌。
只能让负能量发酵
膨胀成变形的脸嘴;
只能让邪念疯长
刺激欲望的味蕾。
把光辉的人性
变味变色变态;
让光彩的人生
扭曲腐烂发霉。
精神的小康
呼唤健康的品格
精神的品位,
枯瘠的文风荒野
必然难以比匹。
饱含诗意的多彩人生,
才是真正的尽美尽善
可歌可泣!
 
枯燥的日子需要诗,
诗是心灵的润滑剂;
火热的生活创造诗,
唱出美好与甜蜜。
沸腾的生活缺少诗,
味同嚼蜡无生机;
只求权钱太功利,
面目可憎显恶俗。
只要人生不颓废,
诗歌就会滋润你。
总会有一首诗激励你,
让你挺拔起身心
热血沸腾不疲惫;
总会有一首诗拥抱你
让你明白生活的
烁见与真知;
总会有一首诗点化你,
让你领悟生命的
美丽与真谛;
总会有一首诗抚慰你,
让平凡的人生
泛起春色和涟漪。
诗的国度离不开诗,
有诗才能有滋味;
诗的国民要爱诗,
爱诗就是爱自己;
爱诗就要多读诗,
玉树临风有气质。
让奔跑的世界
歇一歇脚儿
迎接诗的盛典,
平心静气去品尝
——诗的佳肴
诗的美妙
诗的豪情
诗的神韵;
让绷紧的心弦
松一松劲儿,
唤起诗的觉醒,
心旷神怡去享受
——诗的熏陶
诗的美育,
诗的滋养
诗的洗礼;
让浮躁的心灵
缓一缓神儿
重启诗的世纪,
轻松愉快去欣赏
——诗的奇绝
诗的瑰丽
诗的风度
诗的大美!
上一篇没有新闻了  |  下一篇向 日 葵 的 仰 望
Copyright © 2002-2015 阜阳职业技术学院版权所有
地址:安徽省阜阳市阜南路465号 邮编:236031 联系电话:0558-2181325 传真:0558-2181580
网站制作维护:网络中心| 皖ICP备08003483号 皖公网安备34120002001551号